Menu

“天瑾……”霈林海颊边终于挂下了两行清泪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05 Click:202
天瑾的房间里没有专门梳妆用的镜子,连浴室里的镜子也被她用黑布蒙起来了,根据她的说法是镜子太多了不好,容易把人引导到“别的世界”去。霈林海也知道“镜之道”的传闻,不过那是十二点时用两面镜子互相对照的时候才“凑巧”、“可能”会出现的情况吧?有必要这么紧张吗?〈注:镜之道:十三号星期五的午夜十二点,将两面镜子对面放置,镜中就有可能出现另外一个世界,如果此时有人正好处在那两面镜子之间,就会被吸入那个世界中─至于究竟是怎样的世界没人知道,因为能回得来的人都忘记了,而回不来的人……当然也没办法告诉其他人了。〉霈林海好说歹说地劝一脸不情愿的天瑾,把浴室里镜子上的黑布去掉,然后将她推到了镜子前面:“现在,你对着镜子笑一下。”“不高兴怎么笑?”“拜托你高兴起来。”霈林海很想流一把伤心的泪水,“求求你骗骗自己,稍微笑一下。”天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平静而阴沉,面颊两边的肌肉四面八方收缩,嘴唇的两边死命向上挑弯─这就是传说中的“天瑾式”笑容。镜子上滑下一滴水珠,镜面啪地一声裂开了一条缝。霈林海看着镜子里的可怕景象只想一头碰死。那叫“笑”吗?那种表情叫“高兴的笑”吗?那分明是厉鬼索命时露出的标准表情啊!她还真不如用这表情去专职杀人算了。“天瑾……”霈林海颊边终于挂下了两行清泪,“你听我说,你那根本不是笑……而是……”杀人凶器这四个字在嘴里转了一圈,却终究没敢说出来。“那你要我怎么笑?”那四个字他虽然没说出来,天瑾还是一丝不漏地感应到了。她知道她的笑容很难看,但是还没难看到这个地步吧?所以她很不高兴、很生气,更笑不出来了。霈林海把手放在她的肩上,让她看镜子里面:“哪,你看我的表情,所谓‘高兴的笑’就是应该这样子才对。”把脸上的表情全部舒展开来,眼睛微微地弯下,表情肌肉轻松地拉开,嘴唇的两端轻轻上翘。镜子里的霈林海笑得很温柔,在他的笑容所及之处,好像有微风带着淡淡的香气悄然拂过。他很久都没有这样笑过了。楼厉凡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看着他的笑容,事不关己地想。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报到的时候,那时候他笑得很温柔的,不过自从进了这个变态学院之后,那家伙的脸上就鲜少露出这样的表情了,更多的是惨笑、苦笑、强笑、笑不出来的笑……再么就是哭。真是可怜哪!毕竟和其他人相比较起来,他这个只接触了灵异世界三年的人,根本就是个一无是处的门外汉,偏偏他们遇见的事情又大部分都困难得让人想吐血,再加上他的搭档还是楼厉凡这个超级暴脾气,自然吃的苦头就比别人多。是不是要稍微对他好一些呢?最多犯三次错才打一次……呃……楼厉凡想了想,很快把这个念头打消了。如果没有这个出气筒的话,他自己在这变态学院里的日子该有多么难熬啊!〈简单地说,就是要把自己的痛苦全部转嫁到别人头上罢了。〉所以欺负他这一点是绝对不能改变的!“对,就是这样,把你的肌肉放轻松。那个……眼睛请不要睁那么大,笑起来还睁那么大真的很吓人,然后是脸上的肌肉……”他倒是真的很认真很耐心,一边示范一边指导她面部的肌肉走向。对于楼厉凡来说,一个人能这么耐心地去教另外一个人,真是这世界上最难理解的事情之一了,学校上课当然也包括在这其中。如果让他来讲课的话,只要学生说一遍不懂他可能就会怒气横生,要是再说第二遍不懂,那他就要抓住那可怜的学生施行残酷的刑罚了。所以霈林海在他手底下比别人都倒楣。可是为什么呢?那家伙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耐心呢?为什么那么好脾气呢?这真是这世界上最难理解的谜团啊!其实他只要想一想就可以明白的,这世界上霈林海式的温柔很常见,可是楼厉凡式的凶暴……却很少有。天瑾的镜子在她的微笑攻势下破损了无数次,现在终于连一丁点可以让她照的地方都没有了。天瑾全身重压下来的怨气,把她旁边的霈林海也给压得动弹不得,她双手覆在镜框上,狠狠地、狠狠地用阴冷的声音说:“这种事情……这种事情为什么这么困难呢!嗯?该死的镜子!”你干吗不诅咒你的笑呢?楼厉凡刚想这么说,却听得啪嗒哗啦一声,镜子整个碎掉,落得洗脸池上满是玻璃碎片。他的脸马上青了。楼厉凡可以用霈林海的人头保证,刚才她绝对没有使用任何能力!甚至连不带“能力”的普通力量也没有使用,镜子就碎了!虽然刚才被她的“笑”摧残了很久,但是他不认为那种程度能把镜子整个打碎,而且是完全没有沾手的情况下。结论,只有一个:那面镜子,是被她的“语言”打碎的……难道这也是她的能力?他对这个女孩不了解,所以也弄不清楚这到底是不是属于她能力的一种,但如果是的话,那就太可怕了。可怜的霈林海,他虽然不太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他可以隐隐约约猜到这可怕的事情和她的能力脱不了关系,所以他的脸比楼厉凡还青,却更加没胆拒绝。战战兢兢地完成了这一次的教学,霈林海稍微交代了让她自己练习的话之后,拉着楼厉凡如获大赦般逃走了。“她那个到底是什么能力啊?厉凡?”霈林海长长出了一口气,看来在天瑾身边他被憋得不轻。“那是用语言做出攻击的能力。”楼厉凡比他的情况好不了多少,霈林海不走他就没办法提前告辞,害得他也在那里承受她怨气的压迫,简直不是人干的事情!他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一动也不想动,“不过,使用语言攻击的能力总共有十大类一百多种分支,我也不清楚她究竟是哪一种,不过看起来还是挺吓人的。”“是啊,对了,厉凡,你认为她会不会用那个对付我们?”“……只要别惹她不高兴就好了……”楼厉凡他们走了以后,天瑾将自己的房间收拾好,最后才来到浴室中,对着那堆碎玻璃呆站了一会儿。“修复!”她忽然这么淡淡地说了一句。那些碎玻璃好像被倒带的录像带一样,哗啦哗啦地向墙上飞去,转眼间回复成了之前光洁如新的样子。她又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一下,尽管那笑容依然让人难以接受,不过这次镜面没有破裂,只是镜中的她在瞬间变得模糊,又很快恢复原状。她不解地挑了挑眉,向身后看看,墙上的瓷砖很干净,光可鉴人,然后她又摸了摸镜面,想看看究竟是镜面不够干净,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她的手接触到镜面的同时, 黄大仙玄机精选资料指尖竟如同接触到了水面一般陷入了镜子里。“咦?这……”她想抽回手, 正版神码报精选六肖图但是镜中的吸力大得惊人, 刘伯温六肖精选免费她根本连挣扎喊叫的机会都没有, 刘伯温精选资料大全半个身子眨眼间就被吸入了镜子里。光可鉴人!是后面的瓷砖反射倒影!她立时意识到事情糟糕了,开始拚命挣扎起来,可是这种挣扎幅度对镜子里的吸力来说,根本构不成威胁。“啊!啊救……”所以她连一个词的音也没发完,另外半边身体就被吸入了镜面之中。镜面泛起一点小小的涟漪,平静如水。宿舍里一台老旧得早已不会响的座钟悠然地划过了十二点零一分的位置,而每个宿舍都配备的墙壁嵌入式电子钟上,显示着过了十二点以后的日期。十二月二十一号,星期六。第二天早晨上课的时候,天瑾的位置是空的。以前她从未在上课的时候请过假,所以楼厉凡在听课的同时,忍不住多扫了她的位置几眼。霈林海也发现了这一点,刚开始本想忍一忍不说的,不过在多次回想起她虽然阴沉但绝对勤奋好学的身影之后,实在忍不住戳了戳楼厉凡。“喂!她没来呐!”他低声道。楼厉凡有些不耐烦:“我知道!”“她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霈林海有些担心。“她能出什么事!”“不是,”霈林海小小声音说,“我是说,她昨天被迫做了那么多次平时根本不会做的事情,会不会是刺激过大生病了?”多么容易令人误会的话啊!“你这么关心她的话,等下课的时候去看看不就好了!”真烦!上课的时候让人安静一下不行吗!“可是,我一个人不敢去。”“……”真是个超级没用的家伙。他们上午只有两节课,下课之后就可以自由行动了。平时他们都会到图书馆去坐一坐,不过今天比较特殊,两人一下课便收拾东西回了宿舍。天瑾的房门紧闭着,看不出来她有没有出门,两人把东西放回宿舍之后,又到她的门前,霈林海轻轻地敲了敲门。门内静悄悄地,没有反应。楼厉凡稍微用重一点的力量又敲了敲,里面还是没有反应。“会不会是去保健室了?”楼厉凡对霈林海说,“算了,再等一等,说不定她一会儿就回来了。”他转身就想回自己的宿舍,走了两步之后却发现霈林海没有跟上来。“霈林海?”霈林海一只手放在门上,表情是从未见过的凝重。楼厉凡又折了回来:“怎么了?你发现了什么吗?”“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霈林海皱眉说道,“我的预感虽然很薄弱,不过偶尔也会有强烈的感觉。刚才我一接触到这扇门,心里就突地一跳,这感觉很不好。”“难道是天瑾出事了吗?”楼厉凡也将手放在门上,但是他没有预感,对那扇门没有任何感觉,而且用灵感力钻入探测的时候,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我们要不要冲进去看看?”霈林海严肃地问。楼厉凡为自己居然有一个这样猪头的朋友而感到汗颜,他狠狠敲了他一记,道:“你有毛病吗!万一你的预感有问题呢?好,我们冲进去是没问题,要是她没有事,到时候被她发现我们进去过的事实,你说她会怎么报复我们?”“可是!”霈林海难得地坚持,“虽然预感不是我的专长,内幕资料而且平时也没起上太多的作用,但是今天我的确有很强烈的感觉!厉凡!天瑾真的出事了!”楼厉凡盯着他的脸看了半天,最终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了……既然你这么说,那就一定有问题。”霈林海激动万分:“厉凡!这是你头一次这么信任我!我太感动了!我们要不要现在就冲进去?”话没说完他就已经摆出了要往里撞的姿态,楼厉凡给了他一脚:“住手!你难道没脑子吗!就算是她出事了,你这么冒冒失失撞坏她的门,她也会生气吧!”“……咦?”“咦什么咦!你难道还不了解她那种人吗!”的确……那种女人的确有可能……说不定她就算有了生命危险,别人去把她救了她还会嫌人家来的时间晚。“那……那怎么办?”总不能穿墙而入?楼厉凡瞪他一眼,走到他们隔壁的332宿舍,敲响了罗天舞和苏决铭的门。敲了好一会儿之后,罗天舞才一边打着大大的呵欠,一边抓着脑袋上鸡窝一样的头发打开了门。“干嘛啊,昨晚实习到四点,白天也不让人好睡……咦?是你啊?”楼厉凡懒得跟这个睡得没有半点形象的家伙多说什么,直接问道:“苏决铭在不在?”“他啊,”罗天舞对身后房间内叫,“决铭!楼厉凡找你!”过了好一会儿,和罗天舞同样睡眼朦胧的苏决铭走了出来。“啊,厉凡哪,呵……”打了个呵欠,他皱着脸打招呼,“找我有事吗?”“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下。”“帮忙?”“帮我开一个门。”“开门?”“天瑾的门。”“啊!”“我的能力……不是用来开门的……”苏决铭咕咕哝哝地嘟囔,“而且为什么要开那个天瑾的门……要是被她发现的话我不是死定了。”一听是开天瑾的门,罗天舞也不再提睡觉的事情了,反而兴致勃勃地跟在苏决铭身后,想弄清楚楼厉凡和霈林海到底为什么要开“那个天瑾”的门。走到天瑾的门前,苏决铭伸手贴在门板上,以他的手为中心,逐渐有黑暗蔓延爬出,形成了一个不规则形状的黑洞。他又伸出了另外一只手探入黑洞之中,黑洞内面的黑色唰地一声变得很浅,渐渐好像透明一般透出了另外一个空间的景色。他的手通过那个好像被挖了个洞般的空间裂,伸入里面,只听得卡吧一声,门开了。这就是楼厉凡和霈林海在妖学院卧底的时候,曾极度想要得到的能力─让门内与门外之间的空间相连接,不需要通过“普通”的情况下必须经过的空间位置,就可以直接跳跃到目的地。如果这个洞开得大的话,他们就可以直接进去,不过那种事情没有必要也很浪费能量,所以苏决铭只是开了一个最小的空间,把门板外面和门板内面的空间连接起来,然后用手伸进去把锁打开就行了。门是打开了,可苏决铭和罗天舞并没那个胆子先进去,霈林海也一样,因此楼厉凡在前面没有倒楣牺牲鬼的情况下,第一个走了进去。房间里还是那么阴森可怖,可是似乎有某种最阴冷的东西消失了,曾经在这个空间之内感受到的不适也没有了。感觉比以前舒服了吗?没有,正因为应当存在的东西没有了,舒服的感觉就更谈不上了。罗天舞跟在苏决铭的身后进来,哇地惊叹了一声:“真不愧是那个天瑾的房间啊!真是有够阴森恐怖的!”楼厉凡看他一眼,没说话。不过他心里非常地不以为然,心想如果让你感受一下天瑾在这里时候的感觉的话,你可能已经吓哭了吧。天瑾的确不在房间里,他们转了一圈,连衣柜里都看了,但还是没有。“她是不是出去啦?楼厉凡,霈林海,你们两个要在这里找什么啊?”苏决铭莫名其妙地问。楼厉凡懒得理他,走到浴室门前一推门,吓了一跳。天瑾,就站在浴室里。“你们干什么?”她斜斜地看着四位侵入者,冷冷地问。罗天舞和苏决铭惨叫一声,飞速地逃了出去。楼厉凡看一眼身后面无人色的霈林海,在心里打算着怎么收拾他才好让自己消气。“有事快说,没事就快滚。”“是这样的,”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楼厉凡决定说实话,“你今天没有去上课,我们觉得很奇怪,就来看一看……”等他将事情说完,天瑾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是吗?谢谢你们了。不过我没有事,你们请回吧。”霈林海在楼厉凡杀人的目光中,灰溜溜地和他一起走出来。一出门,楼厉凡就狠狠给了他几脚:“说什么有强烈的预感!呸!幸亏她今天没有为这个追究,不然你光是随便闯进别人的私人地盘就是犯罪!”“在贝伦那里咱们不是也做过……”霈林海嘟囔。“没有被人抓到就不算犯罪!白痴!”没被人抓到也算……只不过对你自己来说的确是不算而已。回到房间,霈林海拿了两人的电子阅览卡准备一起到图书馆去看书,然而楼厉凡一进门就站在那里,若有所思。“你怎么了?”霈林海问。“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嗯?”“到底是哪里……”“我不觉得哪里不对啊……”霈林海努力回想,却还是想不出哪里有不对的地方。“霈林海,”楼厉凡看着霈林海问,“她之前找我们是为了什么?”霈林海不明白,“不是为了弱点隐藏吗?”“她不会笑!”楼厉凡吼了出来,“她不会笑!除了冷笑之外她再不可能有其他的笑容!可是刚才她却在笑!”霈林海的脑中瞬间闪过了天瑾刚才的笑容。那是很自然的笑容,自然得没有痕迹,但就是因为太自然了,对天瑾来说就是不自然的。或许有人可以一夜之间从完全不会笑到会笑,但是天瑾绝不可能,如果这么简单就能达到这种程度的话,她就不需要那么苦恼了。霈林海扔下手中的东西,和楼厉凡一起跑出房间,又回到了天瑾的门前。他们可以再叫苏决铭开门的,不过楼厉凡等不及了,他一边让霈林海去把苏决铭和罗天舞叫过来,一边将灵气凝结在右手掌心中,一记“灵击”随着轰然大响攻击而出,门板碎裂成了几块。他一脚踢开浴室的门,那个“天瑾”还站在那里,看见他进来,面色不悦地道:“你有病吗?居然硬闯……啊!”她话没说完,楼厉凡已经向她扑了过去,双手卡住她的脖子将她按倒在光亮的瓷砖地面上。“你是谁!说!”“天瑾”连挣扎也没有,顺从地躺在那里微笑:“我是天瑾啊。”“不对!你不是天瑾!”楼厉凡手下更加用力,但是奇怪的是,他知道自己手下有一个“实体”,但是在接触到的时候却有种无处着力的感觉。“哦?哪里不像了?我觉得满像的呀。”“天瑾”的眼睛笑得弯弯的,很漂亮。“天瑾她……是不会笑的。”楼厉凡咬牙切齿地,慢慢地说,“险些就被你给骗了!”“那可就奇怪了哦,她会笑的呀,她明明对我笑了呀……”“天瑾”的身体变得柔软异常,楼厉凡的手稍微用力,她居然像橡皮泥一样被捏得软掉了。然后那个软得好像一张影子皮般的东西,贴着地面哧溜一声脱出了楼厉凡的手,唧唧嘎嘎地细声尖笑着顺墙爬上洗脸台,钻进了镜子里。霈林海带着罗天舞和苏决铭赶到时,只看到那张皮钻入镜子里的情景,不由愕然。“厉凡!你有没有被它怎样?”“我没事,”楼厉凡阴沉地说,“可是那个东西……”“那到底是什么啊……”罗天舞目瞪口呆地说,“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那种东西呐!”“我也不知道,从来没见过,不过八成是低等妖怪之类的吧。”楼厉凡按着隐隐作痛的额头,眼中透出凶光,“混蛋……居然敢耍我!我今天要是不把你抓出来剁碎晾干泡茶喝,我就跟霈林海姓!”我的姓招惹你了吗……霈林海想这么说,可又没敢。“苏决铭,”楼厉凡对同样正在目瞪口呆中的苏决铭说,“你看见那家伙刚才逃走的轨迹了吧?我想大概是镜之道。我刚才在掐它的时候,在它身上放了一根感应线,我会给你引导,你从镜子里开一个到它那里的通道。能行吗?”苏决铭想了一下,有些犹豫:“可是我只有在开小空间的时候把握比较大,要是太长的通道的话……恐怕很危险,我自己也会在里面迷路的。”“那是因为你自己的本体感应太差了,对自己的方位感知能力太低才会出现像这样的情况。”楼厉凡说,“所以等一下只有我和霈林海进去,你留在这里等我们,出来的时候还需要你帮忙引导我们一次。”罗天舞左右看看:“喂……那我呢?你不是专门让霈林海去把我也叫来了?”楼厉凡冷冷甩他一眼,说道:“你的诅咒恐怕派不上什么用场,带你进去也是白搭。我叫你来只是为了让你协助苏决铭,如果四十分钟之内我们回不来的话,你马上去把宿舍管理员拜特找来。”真是颐指气使的家伙!罗天舞气得握紧了拳头,却因为不能在这时候起冲突而挥不出手去。楼厉凡站在镜子前面,把苏决铭拉到自己身前,让他双手覆在镜面上,自己双手食指点上他的太阳穴。他们同时闭上了眼睛。看见了吗?……就是那根白线……对……打开通道……连接……从这里到……那里……!镜子里原本反照出的是他们几个以及浴室里的情景,然而在一瞬间,镜中的景象忽然变化了,所有的东西都变得黑暗而扭曲,形成了一个螺旋状的黑洞。苏决铭收回手退到一边,楼厉凡看一眼瞪着那个黑洞的霈林海,淡然道:“你不进来的话就算了。我一个人去也行。”“不……不要!”霈林海壮起胆子,一拍胸脯,“我没问题!这算什么!根本不在话下!你看!”一撑洗脸台,他一头冲─或许用“栽”更合适─进了镜中黑暗的通道里。“哇呀呀呀呀呀呀!”楼厉凡摇了摇头,为他的愚蠢而叹息。“记住,四十分钟,没出来的话就把拜特叫来。”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也随后跳进了那黑暗的通道之中。“为什么是四十分钟啊?”罗天舞想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问。“……这么大的空间通道,我只能维持四十分钟左右……”苏决铭说。“那他是怎么知道的?”“我怎么知道。”

,,黄大仙精选资料二四六